##EasyReadMore##

Search This Blog

Oct 26, 2016

我的老耳機朋友 Grado SR80

有時候,覺得戀舊是件麻煩的事,譬如說人際關係、譬如老東西的保存或是去留(但是囤積總是不好的,這點該學會捨離)。但是戀物惜物也或許是某些時候的救贖,如何拿捏還真是門奇妙的學問。
近日,在家裡工作的關係,為了隔絕窗外鄰近新社區此起彼落的裝潢工程噪音,只好挖出很老的grado耳機來消極抵抗。其實,自己手邊有著些新的耳機(但一方面又不太老掛著耳機很久了),有的雖然聽起來很立體、甜美或是使用技術更便利,但是終究敵不過我和這支耳機間的耳順情感。
連日聽了下來,似乎更把自己包裹在一個完全獨立的空間裡,像是開著獨立的包廂,恍若宇宙中只獨留我一個在漂留。
拿下耳機,終究是黃粱一夢。
但是這只壽命很長的老朋友,雖然你不是有多麼地高貴,但還千萬請你要繼續好好地陪我千山萬水。
因為,我真的很喜歡你。